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
行业新闻
方案与产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行业新闻
官方再通报“村支书拘禁小伙7年”:未发现犯罪证据不予立案
【信息时间: 2019-04-15 15:46:25   阅读次数: 】【字号

 据河北省沧州泊头市公安局官方微博@泊头公安网络发言人 4月15日消息,针对河南安阳小伙田俊杰疑被村支书拘禁一事,专项调查组经缜密调查,未发现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王迎军涉嫌故意伤害犯罪的证据,依法作出不予立案决定。

【此前报道】

“为奴”7年?河南小伙遭村支书“拘禁”事件罗生门

近日,一则河北省泊头市村支书拘禁、强迫河南籍男子田俊杰为其劳动长达7年的消息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,根据田俊杰的讲述,他被村支书王某军及其家人看管,逃跑过3次都被抓回并殴打,最终因为被打怕了而放弃逃跑。但王家人说,自从2011年田俊杰来到家里,7年来他们从未亏待过田俊杰,田俊杰是主动留下的,并非被拘禁,并怒斥田俊杰血口喷人。

2018年9月21日,田俊杰的家人在警察的带领下将其从王某军家中接回,2019年3月13日,田俊杰接到了泊头市公安出具的《不予立案通知书》,警方认为王某军非法拘禁、强迫劳动无犯罪事实,不需追究刑事责任。田家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,田俊杰的堂哥田宏开始带着弟弟为立案四处奔波。目前,沧州市公安局已派出专案组进驻沧州展开调查。而对于田俊杰当年的走失,田家人心头还飘着另一朵疑云,即当年他的走失究竟是意外,还是被人蓄意贩卖?

 

田俊杰

弟弟讲述11年生活 家人立即决定报警

田俊杰这一辈,田家一共4个孙子,4个堂兄弟间很亲,田俊杰是最小的弟弟,自幼与二哥田宏尤其要好。

2018年,田家辗转接到一个神秘人的电话,神秘人说村里有个叫田俊杰的,他很想家,他的老板是个村干部,过得很受罪。根据神秘人提供的线索,警方很快锁定了田俊杰的确切位置。

2018年9月21日,田宏跟随警方来到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,在村外玉米地里的一间破房子里,找到了一个矮小、黑瘦的男子,他就是失踪了11年的田俊杰。

 

田俊杰身材瘦小

田宏向记者提供了一段当日现场的视频,视频里田俊杰起初没认出堂哥,表情显得有些木讷,但他能准确说出自己亲哥和堂哥的名字,而田宏已控制不住情绪哽咽起来,因为眼前弟弟的样子让他太心疼,皮肤黝黑,瘦小枯干,年纪轻轻头顶的头发就都没了,四周的头发乱糟糟地蓬着,嘴上的胡子也像是很久没刮了。“他住的地方外面堆着树枝木头,后面是猪圈,他穿得破破烂烂,身上一股馊味。他一开始认不出我很正常,我比他走失时胖了几十斤,但过了会认出我后,他就一直紧紧跟着我了,还像小时候那样。”田宏说。

接回弟弟的田宏立即开车离开了泊头,当晚住在了武强,他怕再出意外,“我去武强以后先找洗浴中心,要给俊杰好好洗个澡,但是谁都不愿意给他搓澡,因为身上太脏。最后我出双倍的价钱,才有人愿意给他搓澡,洗干净以后我又给他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另外还给他称了一下体重,不到40公斤。”

俊杰的门牙有些外凸,牙上有很多黄斑,田宏记得,弟弟走失前牙虽然也外凸,但牙齿是白色的,俊杰告诉哥哥,在王某军家的7年里,他没有洗过澡,也没刷过牙。“在砖窑里时还能洗,用大盆舀水洗一洗,到了王某军家就没洗过了。”田俊杰说。

2018年的中秋节是田家11年来最欢乐的一个团圆节,九十六岁高龄的奶奶又见到了最小的孙子,再不会在阖家团圆时触景生情偷偷抹泪,过完节,田宏要求弟弟给他讲一讲这些年来是怎么过的,听完弟弟的讲述,他认为王某军已涉嫌犯罪,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2007年外出打工 下车就进了黑工地

田俊杰生于1990年,只有小学二年级的文化程度,他说自己老得零蛋,干脆不上了,辍学后在家干些农活。2007年,不到17岁的田俊杰随表姐夫来天津打工,下车后,表姐夫离开了一会,让田俊杰在原地等着。

田俊杰对时间的概念比较模糊,对于过去那11年的生活通常是用农作物的生长情况、白天黑夜等标志来区分,他记得那天他等表姐夫的时候睡了一觉,然后就被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掐着脖子拎上了车,田俊杰身高约160公分,当年也不过百来斤重,他记得这个男人将他带上车,送到了一个路边的大房子里就走了。“那里面有好多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,有三四个人看着我们,后来我们被分成两拨,我是第一拨,3天以后我们坐上了一辆小货车,小货车上面架着帆布棚子,里面坐人,外面放被子把我们挡上,然后去了一个工地。”田俊杰说。

在工地,田俊杰因为身材瘦弱被分配开搅拌机,有人带着他们干活,晚上有人和他们住在一起看着他们,田俊杰记得,那个工地是个大院,里面有两个在建项目,彼此之间离得很远,他们这个项目和另外那个项目是隔绝的,中午吃饭有人专门给他们送过来在屋里吃,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异常,“我们都知道不对劲,怎么不知道呢,但是没人敢跑,也跑不了,我们这些人口音都不一样,哪的都有,我们在那个工地干了一年,没领到工资,后来工头跑了,我们没人管了,工地说有愿意留下的可以留下,有愿意走的就走,我就走了。”

田俊杰离家时没带身份证,身上仅剩的30元钱也在刚下火车的时候被那个掐着他脖子上车的高大男人要走了,离开黑工地时他身无分文,于是去了火车站要饭。

他记不清是在哪个火车站,只记得车站有个大钟表,要饭时,他遇到了另一个也找不到家的人。“他说,我们去找警察吧,让警察送我们回家,结果我们找到警察还没说话,就被指着鼻子让滚出去,可能是因为我们身上的衣服太破吧。”田俊杰说,“在火车站要饭到快过年还是过完年,有人跟我说,给我干活去吧,管吃管住,我就跟着走了,坐了一个面包车,去了一个砖窑,车上还坐着两个有点傻的。”

田俊杰在砖窑里负责开电瓶车,没人看着他,但也没有工钱,干到冬天的时候,砖窑散了,但在砖窑干活的时候,田俊杰认识了同在砖窑干活的王某军的妻子。

 


关押期间昏迷送医不治 身上多处创伤 看守所:没喝酒导致 返回列表
北京情人网http://www.bjqra.com/ 电话:400-860-3333 许可证:苏B2-20060333 备案号:苏ICP备10206333号